您的位置:首页 >> 图片

十景缎 第一百五十七章

时间:2018-06-11 程太昊微微一笑,道:「金翅刀我自然认得,你们两个便是呼延凤和秦盼影?
  算来你们是程某人的晚辈,怎么如此不懂礼数?「
  呼延凤柳眉倒竖,指着程太昊骂道:「奸贼,你也配当我们云霄派的尊长?
  当年你害死师父,率众反叛本派,无人制得了你,今天可不容你再来作恶!「
  程太昊斜睨两女,朝慕容修说道:「慕容兄,你我这一战且先按下,待我先擒下这两个不知轻重的丫头。」慕容修冷笑几声,并不说话。
  呼延凤望了慕容修一眼,脸上微现嫌恶之色,转头又向程太昊凝视,金色斗篷受内力鼓蕩,缓缓扬起,金翅刀光华耀目。秦盼影双手软剑 一交,紫芒闪逝不定,夜色之中显得极是奇幻。程太昊面露微笑,似不在意,说道:「架势不差。
  你们打算联手使「鸾凤和鸣」抢攻,刀剑连出一十八招,若是能逼得我无处闪避,凤儿就接使「凤凰来仪」追击,否则就由影儿使「飞天 九重霄」的「振翼式」,断我上盘去路,再行围攻,是不是?「
  呼延凤和秦盼影一听,脸色顿变。程太昊所说,正是她们所拟定的进击招数,想不到竟已被全盘洞悉。而他口称「凤儿」、「影儿」,则 是当年师父陆曼灵呼唤她们的口吻,这时由程太昊当众说出来,显然意存轻视,丝毫不以两女为忧。
  呼延凤惊怒之余,也不禁一阵犹疑,心道:「这奸贼居然对我西宗武功钻研如此透彻,光看我们兵刃方位,便已料知招数,连后着也预料 到了,这……这该如何是好?」侧头一望秦盼影,也是一脸惊疑,尚未出手,气势已然一挫。
  程太昊见状,微微冷笑,转身向一名弟子吩咐道:「把你们那位白师妹带出来,让她见见两位师姐。」那弟子躬身答应,便即离去。
  过了一会儿,一阵娇喘声远远从谷外传来,接着便见两个云霄东宗弟子,架着一名少女走了过来。那少女身材纤细,眉如弯月,乌溜眼睛 ,淡淡的轮廓,长相十分清秀,脸色满是羞红,泪水盈眶,又显得柔弱无助。但见她衣衫褴褛,双乳裸露在外,下半身却是全裸的,双腿之间 不住流下白色的黏液。
  呼延凤心头大震,惊声叫道:「白师妹!」脚下一点,飞奔过去。却见黑影一闪,程太昊已拦在半路。呼延凤只得停住脚步,怒声道:「 你……你们把白师妹怎样了?」程太昊淡淡一笑,向一名弟子道:「刚才你白师妹在做什么?」那弟子答道:「启稟师父,白师妹正在服侍狄 师叔跟卓善师叔。
  狄师叔要弟子传话给师父,说他们把白师妹的前头留给师父,只玩了她的后庭跟嘴巴,等师父玩腻了,他们再玩不迟。「程太昊微笑道: 」好,等我替她开了苞,自然会交给他们消遣。「
  众人听了,方知那少女便是云霄西宗「百灵鸟」白月翎。呼延凤见师妹受辱,心中激愤欲狂,厉声喝道:「奸贼!」右掌一挥,斗篷飞扬 ,金翅刀陡然向程太昊劈去。程太昊身法奇快,轻易避开,哈哈大笑,左臂卷在黑斗篷之中,扫向呼延凤太阳穴。秦盼影叫道:「师姐,小心 !」身随声至,两柄软剑分刺程太昊背心右肩。程太昊右手一扬,斗篷鼓动,已将剑锋弹开。
  呼延凤咬牙切齿,金翅刀上招招猛攻,旁人只见金芒刺目,劈风之声响亮异常。
  程太昊身当西宗两大高手合攻之下,却显得悠闲自在,黑云般的斗篷捲动披盖,护尽全身,不论金翅刀和软剑如何劈砍削刺,都被鼓足内 劲的斗篷荡开,奇的是斗篷却分毫不损。
  原来这黑色大斗篷,乃是云霄派东宗掌门之宝,称做「天罗云翳」。这斗篷和金翅刀不同,并无暗藏刀刃,瞧来平平无奇,但是质料特异 ,非布非革,纵是宝刀宝剑亦难损伤。常人只道是一件绝佳的护身妙具,殊不知在云霄东宗高手运使之下,这斗篷亦是威力惊人的武器。天罗 云翳,其形无定,和金翅刀比较起来,虽无锋刃之凌厉,却能变化无穷,因势施宜,可做软鞭抽击,也可夺袭敌人兵刃,又能藉以横扫传劲, 或卷困对手行动。
  程太昊在这「天罗云翳」上,已精研了二十余年功夫,尽得其中精妙,佐以深厚内力,加上他对西宗武功了若指掌,呼延凤和秦盼影虽然 联手进击,反而渐处下风。过不多时,只见「天罗云翳」分旋出两个漩涡,同时将秦盼影的两柄紫剑捲住,发劲一夺,秦盼影虎口剧震,双剑 齐失。
  呼延凤大吃一惊,手上金翅刀不住迎击,叫道:「秦师妹,你退开!」
  她和秦盼影的需得同使兵器,武功方能配合得天衣无缝,此时秦盼影兵刃已失,凶险无比,她连忙出声警示。程太昊笑道:「迟了!」双 掌分控内劲,左掌一旋,天罗云翳已将秦盼影右臂裹住。秦盼影惊叫一声,顿感一股雄厚功劲冲入体内,震得她浑身发麻,脚下一软,跌倒在地。这时云霄东宗弟子早已停下享乐,在一旁为掌门吶喊助威,一见秦盼影倒地,何斯来便上前去,要将她擒下。
  呼延凤心中一急,金翅刀两翼齐挥,金芒合併一路,直劈程太昊胸膛,自己却飘然后退。这招「凤去秦楼」是以进为退,猛招阻截对手之 余,同时以绝顶轻功避让。她明知攻势一停,程太昊的猛招便会源源而来,但是心悬师妹安危,却也顾不得了。
  猛听程太昊长笑一声,竟不避让,反而直扑上前。金翅刀将至胸前,陡见黑幕捲动,天罗云翳连连迴旋,犹如暴风吹袭,以极大的圈子将 金翅刀锋芒完全裹在其中,一卷一收,两件斗篷纠缠在一起。呼延凤运劲急拉,但是程太昊内功沉实,一拉之下,金翅刀全然无法脱出。这时 何斯来已擒住秦盼影,扯下她的紫色斗篷,丢在一边。
  程太昊右臂疾捲一扯,天罗云翳激得四下劲风狂袭,呼延凤陡觉身子一轻,竟已被抛上半空。两股内劲硬拚之下,金斗篷繫在呼延凤颈前 的绳带断裂,她被程太昊内功所激,双手不由自主地放开,霎时只觉身体一轻,飘在空中时犹如无物,金翅刀已连着斗篷,被程太昊的天罗云 翳扯了过去。
  众人惊呼声中,呼延凤自半空直落下来,便似折翼的鸟儿,「砰」地摔落地上,剧烈喘气。以她的轻功修为,平常决不会这样摔在地上,但这时她身受程太昊猛烈无匹的内力所击,全身筋骨如欲崩散,真气早已乱成一团,一时茫然若失,直到重重摔落,才感到遍体剧痛。
  她挣扎着想要站起,却也力有不逮。正着急时,程太昊已俯身抓住她的肩膀,顺手点了她的穴道,提了起来,笑道:「你的功夫的确不错 ,比你那师父厉害得多。若她当年有这等功力,我倒还不敢太早动手。但是现在呢,你这点本领未免微不足道了些。凤儿,你说我该怎么罚你 和影儿才好?」说着一手依然抓住她肩头,另一手轻轻摸着她的脸颊,面露微笑。
  宴上众人见呼延凤、秦盼影被擒,都大声叫好起来,其中不免又传出阵阵淫笑。呼延凤被程太昊制住,又被他抚摸脸庞,心中又羞又怒, 叫道:「你……你想怎样?」程太昊微微一笑,朗声说道:「诸位兄弟有何高见?我这两个同门师侄对我如此不敬,该当如何处罚?」
  云非常叫道:「那还用说?程掌门,你把这两只小鸟儿剥个精光,好好干上几回,再把她们丢给大伙儿轮姦,让她们尝尝来夺香宴生事的 结果,就是被干得比婊子也不如!」其实他自己最急着想一饱淫慾,只是人是程太昊拿下的,又不能削他面子,只好忍痛提议由他佔先。众淫徒齐声附和,望着两女解下斗篷后的身段,都是丰胸纤腰,玲珑有致,体态比起年纪尚幼的白月翎更为成熟曼妙,越髮色念倍增,声音越喊越 奸险,怪笑阵阵。
  程太昊笑道:「既是如此,程某就从善如流了。不过我独佔两个小辈,未免有些过分。何师弟,你把影儿送给白掌门品嚐罢。」何斯来躬 身笑道:「是。」
  便带着秦盼影往白超然走去。秦盼影吓得浑身颤抖,一望白超然看似平和的微笑,更是害怕。她知道滇岭派擅使蛊毒,白超然本人更是精 通毒功,週身皆是剧毒,若是落在他手中,所受的恐怖,远不只失身受辱而已,忍不住惊声尖叫。
  呼延凤又急又怒,叫道:「不可以!何斯来,你……你放开秦师妹!」
  程太昊笑道:「何必担心?白掌门很温和的。」说着眼光在她身上绕了绕,笑道:「凤儿,你现在可是个大美人了。哈哈,当年在比翼宫 ,你还是个黄毛丫头,现在这身材可当真成熟了……」一只手在她右乳下缘一托,一个丰盈的乳峰向上耸起,在淡黄色的衣衫下呼之欲出,诱 人之极。
  众淫徒一见,都狂笑乱叫起来。呼延凤羞愤欲死,偏开了头,心中万念俱灰,只有转过一个念头:「只要一得自由,我立刻自尽。灭派血仇,加上影妹和我的失身之辱,只有留待苗师妹她们来报。」她这一偏头,才这么一想,便见一个人影走了过来,横剑挡住何斯来,眼光望向 这儿,冷冷地道:「程太昊,你这王八龟孙子,自己居然也不守夺香宴的规矩?」
  程太昊一瞥眼,见又是慕容修出来搅局,眉头一皱,道:「慕容兄说笑了,程某那儿不守规矩?」慕容修冷笑一声,道:「如果没跟其他 客人交手,那客人也没答应,便拿了他的礼物来玩,这算不算坏了规矩?」程太昊道:「当然不合规矩,但是若那人并未阻止,便也无妨。」 慕容修道:「若是那人来阻止了,你便不该玩下去了,是不是?」
  程太昊微笑道:「这是当然。慕容兄,难道这两只小鸟儿,也是有人带来的礼物?」慕容修一扬眉,道:「正是。」程太昊道:「不知是 哪位贵客?」慕容修右手拇指朝自己一翘,冷笑道:「本大爷,大慕容!」
  这话说出,呼延凤跟秦盼影固然吃惊,小慕容和华瑄也是一阵错愕,旁人更是觉得莫名其妙,大为怀疑,均想:「这大慕容分明要跟程太 昊对上了,到底在胡扯些什么?」
  程太昊脸上不动声色,心里却甚为恼怒,慕容修三番两次跟他过不去,如何叫他能够忍受?他哼了一声,道:「慕容兄这话可前后矛盾了 .你刚刚才说,没有準备贺礼。」
  慕容修哈哈大笑,道:「你听清楚了!我当时这么说来:」本大爷没做输掉的打算,没贺礼「,那是说本大爷信心满满,稳操必胜,用不 着把礼物赔给你,可不代表我全无準备。若说我没带贺礼,我如何能踏上红石岛来?
  还不给你那群徒子徒孙挡了出去吗?「其实他当时带着小慕容跟华瑄两个美貌姑娘,盘查的云霄东宗弟子自然无人过问,都当她们两就是 贺礼,慕容修却未亲口说过。
  程太昊微微冷笑,道:「这么说,她们真是慕容兄带来的贺礼?口说无凭,你得拿出点证据来。」慕容修笑道:「简单之极。才在前一天 ,这两个姑娘跟姓慕容的还在船行来此的途中,就在船上脱个精光,翻翻滚滚,搂搂抱抱,不亦乐乎。喂,那只淫蕩的小凤凰,我这话没说错 罢?」
  这话其实颇有玄机,别人只道慕容修说的是自己,呼延凤和秦盼影却知道他指的是其妹小慕容,只是这么一说,旁人不免都以为是慕容修 和她们享受鱼水之欢。呼延凤雪白的脸庞泛起一阵薄晕,羞怒交加,叫道:「是又怎样?」她虽然讨厌慕容修,却更加千倍万倍地痛恨程太昊 ,听他与程太昊对立,虽然言语对自己有所羞辱,却也不知不觉地顺他的话说下去。
  众人一听,许多人都「喔」「咦」「唷」起来,望着两个美艳的身躯,都不觉慾火高涨,心道:「这大慕容真是走运,给他享了这等艳福 .」
  慕容修笑道:「程太昊,你听到了没?我再拿个真凭实据出来,叫你心服口服。小妹,包袱给我。」小慕容回到座位,拿了慕容修带来的 一个小包袱,掷了过去,却也不知那里面装了什么。慕容修打开包袱,取出一团金黄色的布料,抖了开来,却是一件金黄色的肚兜,里面还裹 着一团紫绸,一展开来,又是一件肚兜。
  那金黄色的肚兜上绣了一只展翅飞舞的凤凰,紫色的肚兜上也绣了禽鸟花纹。
  旁人一见这两件肚兜,立时又转望云霄派两女。呼延凤素来矜持高傲,此时却也不禁满脸通红,低下了头。华瑄和小慕容脸色同时泛红, 想起慕容修来接她们时,顺手拿了一件金光闪闪的东西,当时未曾瞧清楚,这时一看,方才了然,竟是慕容修把呼延凤、秦盼影的贴身衣物都 顺手牵羊了过来,就算披了斗篷,举手投足时仍不免让人大饱眼福,难怪两人都不敢追来。
  慕容修冷笑一声,伸手推开何斯来,拉过秦盼影,揪住她的胸口,向旁一扯,白嫩如脂的双峰从衣襟中显露大半,一边的乳头若隐若现。何斯来全然无法抗拒,秦盼影则大声惊叫,羞愧得满脸发烫,众宾客却都精神大振,目不转睛地直盯。
  慕容修笑道:「程太昊,你不妨也摸摸那只小凤凰的奶子,瞧她有没有穿肚兜?肯定是没有的,那天完事之后,她们两姐妹的肚兜都被本 大爷留下啦。嘿嘿,你怎么说?」
  程太昊脸色发青,哼了一声,听慕容修说得把握十足,明知呼延凤衣内定然空无一物,仍是伸手到她怀里搓了一搓,将那饱满的乳房把玩 一阵,手指摸到她的奶头,搓了一搓,立时热了起来。他心中暗骂:「这女娃生得这等娇媚,光是这副奶子就不简单,居然先给这大慕容开了 苞,真是可惜。」
  呼延凤被他手掌直接摸到肌肤,更是又羞又气,不住奋力挣扎,但自是徒劳无功。
  慕容修叫道:「喂,程太昊,怎么样?」程太昊乾笑几声,道:「好,算你有本事,把我云霄派的两个娃儿一齐弄上了手。既然如此,就 还了你吧。」正打算放开呼延凤,却听慕容修道:「也不必还。程太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其实很想干这两只小鸟儿罢?」
  程太昊本就有心把云霄派西宗的女弟子们一齐抓来,不但从此没了后顾之忧,又能大逞淫慾。见到呼延凤、秦盼影都是出落得冶艳动人,更是下定决心,要让她们受尽姦淫,若就此被慕容修索回,实是大大不甘。这时听他如此一说,事情似有变化,心中一喜,只是不便明言,便 道:「慕容兄有何高见?」
  慕容修一挑秦盼影下巴,道:「这两只鸟儿美是顶美,就是太过淫蕩,不合本大爷胃口,不然干嘛要送到夺香宴上给别人干?程太昊,我 们来做个交换,我用这两只鸟儿跟你换那个紫缘,咱们各取所需,怎么样?」
  此言一出,旁人又是一阵惊奇。他们对大多未曾见过紫缘的容貌,但是呼延凤跟秦盼影却是活色生香地在眼前。这等美女,得到一个已算 是艳福齐天,慕容修居然以二换一,条件可谓丰厚之极了。
  呼延凤勃然大怒,心道:「你这浑蛋,凭什么把我换来换去的?」正待发作,忽听程太昊哈哈大笑,道:「慕容兄啊,你这不是说笑么? 紫缘姑娘是寇兄特地送来的大礼,岂是轻易换得的?」慕容修道:「是么?你倒贪心,还嫌不够?好,连这个姓华的小丫头一併送给你,还不 够本吗?」这话一出口,众人更是讶异。
  小慕容暗暗顿脚,心里忐忑不安,暗骂:「臭大哥,烂大哥,说话也不想想怎么负责!」华瑄俏脸通红,羞得手足无措,却没出言反对。
  华瑄容姿俏丽,程太昊自然早已看上了眼,否则也不会答应和慕容修比试。
  这时慕容修已是要三人换一人,当真极其优渥,程太昊不禁打不定主意,心道:「他刚才已见了我」天罗云翳「的奥秘,虽然未必能够破 解,但是要再动手,毕竟失了点优势。能轻易得到三个美人,当然极妙,但是把」不正宝箱「的极品贺礼拱手让人,未免对寇非天失礼了,也 坏了夺香宴惯例,这可当真为难。」
  他正举棋不定,忽听白超然笑道:「慕容兄真是慷慨。不过夺香宴的极品贺礼就这样给你拿去,实在有些说不过去。我有个提议,不如大 家斟酌斟酌。」程太昊道:「白兄请说。」
  白超然笑道:「是这样子,不如我们都到后山去,先浅尝慕容兄的三件礼物,瞧程兄满不满意,再来跟紫缘姑娘比一比。要是程兄中意, 我们当然也无话可说。不然呢,还是请两位过过招,动手分胜负了。」
  慕容修刚才见识了「天罗云翳」的威力,暗暗心惊,一时难以想出全盘对应之道。他言语狂妄,心中却明白程太昊武功精强,与之交手, 实不易稳操胜算。
  他望了望不正宝箱,心道:「白超然是出了名的毒心肠,提出的东西定然不安好心。他妈的,现在倒真没什么好法子。文渊那小子滚到什 么地方去了?要是这小子在场,咱们就硬碰硬的动手,说不定还抢得到人。光靠本大爷一个,可未免有点应付不过来。只好先走着瞧罢。」
  当下慕容修一拍手,道:「很好,程太昊,你说怎地?」程太昊微笑道:「白兄提议不错,我们就到后山极乐席去。慕容兄,除了我们几 人之外,你可是第一位有荣幸位列极乐席,而又不是贺礼的哪。」慕容修冷笑道:「嘿嘿,狗屁般的荣幸。」
  寇非天一扬手,八名壮汉走来,分别抬了他的轿子和不正宝箱,当先而行。
  云非常和莫非是跟在后头。程太昊将呼延凤交给两名弟子,押向后山。
  呼延凤瞪了慕容修一眼,心中愤恨,却也不愿当众示弱,并未出声。慕容修放开秦盼影,道:「你自己走罢!」秦盼影拉好胸口衣衫,脸 色惶惧,轻声道:「你……你到底打算怎么样?」慕容修双眉一挑,微微冷笑,并未多说。秦盼影摸不透他用意为何,忍不住害怕起来,身子 微微颤抖。两名云霄东宗弟子走过来,架着她走了。
  华瑄跟小慕容跟着走来。程太昊忽道:「慕容姑娘请留步。」小慕容脚步一停,转头说道:「怎么?我不能跟着去?」程太昊微笑道:「 你哥哥能来极乐席,已是首开先例,姑娘却是不可。如果你也是贺礼,那就另当别论。」
  慕容修骂道:「去你妈的程太昊,胡言乱语,小心本大爷砍了你的宝贝!」
  小慕容微微一笑,道:「不去就不去,稀罕么?大哥,妹子,我在这儿等你们啰。」
  华瑄望望筵席上众人,低下头来,轻声道:「慕容姐姐,你要小心啊。」小慕容点点头,压低声音说道:「你才真的要小心啊。吃点小亏 的话就算了,千万不要被他们哄骗了,一切听大哥的。」华瑄颔首答应,跟着慕容修走了。程太昊朝众人一拱手,领着众弟子前去。白超然走 在最后,中途回头,向小慕容笑了笑,道:「慕容姑娘。」
  小慕容俏眉微扬,道:「白掌门,有何指教啊?」白超然瞇起眼睛,并不说话,点点头,笑了笑,转身飘然而去。
  小慕容见他远远转入山后,心中隐隐觉得不安,心想:「白超然诡计多端,希望大哥别太托大,万事小心。唉,怎么一直没见到文渊?要 是……要是他在这儿,救出紫缘姐就多了几分指望,现下可只好赌一赌了。」
  程太昊等一去,众宾客又再度淫乐起来,女子的哀鸣呻吟处处可闻。小慕容一回身,便见到许多双眼睛朝自己瞧来。慕容修在她身旁时, 这群淫徒还不敢犯险,这时小慕容孤身一人,这许多人的眼光登时变得如狼似虎,有些人脸上更已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
  小慕容暗自戒备,装做若无其事,回到席上坐下,斟了一小杯酒,樱唇浅尝,状甚悠闲。她酒杯离唇之时,秋波顾盼,已见到身旁多了几个人影,便即置杯于桌,笑道:「你们都没酒可喝了么?围着我这桌做什么啊?」
  一个红冠白袍的道人在她对面坐下,正是何斯来,笑着说道:「慕容姑娘有兴致喝酒,我俩便来对饮几杯如何?」小慕容嫣然一笑,道: 「你是谁啊?我可没从见过有道士戴着红道冠的,这可稀奇啦。」何斯来笑道:「贫道何斯来,有个浑名,叫做」丹顶仙鹤「便是。」
  小慕容手指轻轻点着酒杯,微笑道:「丹顶仙鹤?嗯,好像听过呢。鹤顶红是剧毒之物,你有这个外号,定然是个坏蛋,我可要防着你了 .」何斯来见她笑语盈盈,娇俏可爱,心中已有点魂不守舍,伸手要去摸她持杯的手指,笑道:「不错,我正要毒死你这个小美人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