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逍遥小散仙 第一集:出山 第五章 与魔同欢

时间:2018-02-12 「谁叫你脱里边的!只把外边的裤子褪下一点……褪到腰下就行。」
  崔采婷没好气地嗔道。
  小玄这才回过神来,赶忙提起内裤,依言将外裤褪到腰下,满面通红,心中连连暗骂自己:「该死该死!都怪那册春意儿,老叫我想入非非!」
  崔采婷凝目盯住他的腹部。
  虽是午后,但锦绣阁藏于逍遥峰的荫凉处,週遭俱是参天古树,阁内清凉幽暗,只见小玄的腹前散发出淡淡的柔和光晕,原来在他脐眼之内竟含有一物,平滑洁白,宛若明玉,更奇的是其上竟匪夷所思地镂刻着细小花纹,既似铭文又像符篆,诞异之至。
  小玄自从懂事以后,就一直对身上的异样感到奇怪,曾经问过崔采婷,却皆得含糊以应,渐渐便习以为常了,今日见师父又再关注,忍不住问道:「师父,我肚子里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呀?」
  崔采婷表情变幻不定,一双妙目只勾勾地盯着他的腹部,如癡似醉半晌未语。
  小玄有点不自在起来,嗫嚅道:「师父,你怎么了?」
  崔采婷身子微微一颤,似从梦中醒来。
  小玄隐隐觉得腹内之物有些名堂,又问:「师父,我肚子里这个……」
  崔采婷打断道:「不用问,到了该让你知道时,自然就会告诉你!」
  说着从怀内摸出一条大红巾子,撒手一甩,落霞般向小玄飞去。
  小玄腰上微微一紧,已见那条大红巾子缠在腰头,裹围住腹部,不解问道:「师父,这是什么?」
  崔采婷道:「这条汗巾子唤做焰浣罗,乃用炎洲火光兽的皮毛织成,亦为我教宝物,只要扎在身上,日夜俱能提升使用者的火行潜能,虽然缓慢,但天长日久的积累下来,自也可观。你性属火极,所习的又是火行系功法,这条巾子,对你的好处应是非浅。」
  小玄大喜,连声向师父道谢,思道:「师父适才说,我们出山就送每人一样宝物,怎么却给了我两样?我常觉得她对我时好时差,如此看来,其实内里是疼我的,只不过有时严厉了些吧……」
  垂头细看,见那红巾绣有许多符纹篆迹,其上赤光缓缓幻变,如焰晃动,煞是奇妙。
  崔采婷继道:「这焰浣罗冬暖夏凉,水火无侵,不生汗渍,从今以后,你再不必取下来,就是睡觉沐浴时也不可解掉,知道吗?」
  小玄满口答应。
  崔采婷似不放心,又再叮嘱道:「下山之后,你若是偷偷解掉,我定重惩不贷!」
  小玄虽觉有些奇怪,但仍点头应是,心想:「既然对我有好处,我为何要解掉?我要是偷偷解了,你又如何能知?」
  崔采婷道:「好,你可去了。收拾好行装,不必带的就别带。」
  小玄提裤整衣束好腰带,将八爪炎龙鞭绕在臂上,欢天喜地的去了。
  小玄出了锦绣阁,立奔到逍遥峰后山脚下的一个无人处,迫不及待地抖开炎龙鞭,运起离火诀挥舞起来,顿见火龙疾窜,赤焰飞腾,鞭到之处石开木破,威力不知比赤炼索大了多少倍,一时如癡似醉欲罢不能。
  正舞得酣畅淋漓,忽听旁边有人叫道:「厉害厉害!了得了得!」
  小玄收鞭瞧去,见树后探出个大头,立时认出那人,欢喜道:「黑大哥!你怎在这?」
  那人出来,生得粗眉细眼大鼻巨口,身高近丈,魁梧非常,原来是逍遥峰北面大风岭上一只修炼得道的熊罴精,自名黑无霸,与小玄十分交好,彼此称兄道弟。
  他捡起一块给小玄抽断的石头,见断处竟呈熔浆凝固之态,惊呼道:「我的天,半月不见,你的功力居然提升了这么多!」
  小玄扬扬手中的炎龙鞭,笑道:「不是我功力升了,而是换了兵器。」
  黑无霸一瞧,立知是非凡之物,讨过去细细把玩,馋得口水差点没流出来,道:「这是什么神兵?你怎有的?」
  小玄美滋滋道:「它叫八爪炎龙鞭,是师父送给我的出山礼物。」
  「原来是仙家珍宝,无怪耍起来如同火龙一般,适才我老远就瞧见这边赤光飞腾,这才跑过来看哩。」
  黑无霸大讚了一会,又道:「老弟你终于熬出山了?哈哈,这可得好好庆祝一下,今儿桃花大姐邀我们赏花,你何不过去一起聚聚,顺道把这神兵让大家欣赏欣赏。」
  小玄想了想,道:「也好,我明天就要随师父下山去了,只怕一时半会回不来,正好跟大家道个别。」
  黑无霸道:「这就更应该热闹一下哩!」
  拉着他便要走。
  小玄道:「许久没见桃花大姐了,怎好空手白脚的去……我先回去拿一样东西。」
  黑无霸脸上白了白,道:「那……我在这里等你,逍遥峰我是再也不上去啦,免得又像上次碰见那个小姐姐,嘿,模样生得倒好,却凶巴巴地骂我是妖怪,说没两句一刀子就捅了过来,幸好我逃得快,不然定叫她给宰了!」
  小玄笑道:「是我三师姐,恶婆娘一个,别人都没她那么凶的。大哥请稍等,我很快就下来。」
  黑无霸等了半柱香光景,果见小玄飞步回来,手里提着只葫芦,遂问:「里边有什么好东西?」
  小玄笑道:「待会便知,有你一份。」
  两人施展腾飞之术,一同往逍遥峰之南的玉泉谷奔去。
  不到半个时辰,两人已到了玉泉谷,但见桃树株株,绵延数里,真个灿烂如焰。行至深处,却有一座傍溪庄园,门楣之上横着一只大匾,写着「华浓庄」三字。
  两人入内,即有庄客迎住,引到后花园,见桃花茂盛处摆了桌筵席,席上儘是美酿佳餚,已有数人围座,十分热闹。
  黑无霸叫道:「你们瞧瞧,我把谁带来了!」
  那些人转头望来,立时纷纷起身笑迎,为首一个丰腴美妇,正是庄中主人玉桃娘娘,乃修炼得道的桃花精,已有千年道行,笑道:「哎哟哟,这不是小玄么!我还道你忘了姐姐呢。」
  小玄忙上前见礼,那些人大多认得,皆是千翠山上的得道精怪,其中有一白猿精,自名袁自在;一花蛇精,自号黑白公子;一蜈蜂精,自称飞天将军;一赤蛟精,自命闹海大帅;唯余一个黛眉水目的妖娆女子不识得。
  玉桃娘娘拉过那女子,笑笑介绍:「这是你绮姬姐姐,新搬来咱们千翠山的高人,前阵子无霸为了争地盘打上门去,在她手里栽了跟头,回来邀了飞天和闹海去讨面子,结果又都吃了大苦头,不得不服,如今大家都做了好朋友,这就叫做不打不相识啊。」
  「这么厉害啊?」
  小玄心中惊讶,将信将疑地朝旁望去,见黑无霸、飞天将军同闹海大帅三个皆面露尴尬赧颜乾笑,方才信了,朝作了一揖道:「姐姐好。」
  绮姬在他脸上深深地瞥了一眼,嫣然道:「你就是崔小玄啊,常听大家说起你呢。」
  小玄笑道:「说我什么呢?」
  绮姬道:「说你是仙家子弟,却没什么架子,而且为人爽快得很,有什么好东西,都肯拿来跟大家分享。」
  「哪里哪里,大家都是好朋友嘛。」
  小玄有点不好意思。
  黑无霸大声道:「各位各位,小玄终于出山了,还得了一件上上神兵,大家快来瞧啊。」
  「出山了?恭喜啊恭喜啊!」
  众人围了过来,小玄捋起袖子,把绕在臂上的炎龙鞭一圈圈解下,递与他们玩赏。
  众精怪都是识货人,这个争那个抢,只瞧得啧啧称奇,纷纷讚道:「果然是仙家神兵,好东西!好宝贝!」
  玉桃娘娘招呼道:「大家都入座吧,咱们边吃酒边欣赏,再听小玄说说这宝贝的来历。」
  众人入座,把盏同欢,听小玄说炎龙鞭是由八爪炎龙的筋、鳞、髓所制,个个越发惊歎。
  闹海大帅道:「我虽名闹海,但这八爪炎龙却是惹都不敢惹的,唉,小玄有了这宝贝,怕是能跟我打个平手了。」
  袁自在道:「这就奇了,上次你跟小玄比试,好像就输了一招啊,敢情小玄多了这件神兵,却反而不如从前了?」
  闹海大帅黑面透赤,淡定道:「那次不过是酒喝多了,让了小玄一招,嘿嘿。」
  黑白公子啐道:「你若不笑,人家还不知你心虚哩。」
  众人一阵哄笑,嘲声潮起,频频举杯欢快畅饮。
  直至酒酣,小玄从身上取下葫芦,道:「我明日就要随师父下山了,不知何时才能回来,这里边是我平日自製的丹药,唤做凝华丹,用料颇为稀罕,今儿请大家尝尝,算是辞行。」
  黑无霸喜道:「妙啊,我最喜欢吃小玄做的仙丹了,又香又补!」
  接过葫芦,往木碟一倒,竟有百十粒珍珠般的丹丸滚出,芬芳扑鼻,迫不及待地拈起一粒放入嘴里,只觉入口即化,甘香异常,大叫道:「好吃好吃!比前几次做得都好吃。」
  众精怪俱是修炼之士,最喜这类提元助气的仙家丹药,个个吃得津津有味,片刻间便已将凝华丹一扫而空。
  黑无霸舔舔嘴唇,歎道:「好好,的确好!果然是仙家之珍,吃了之后,整个人都清爽哩,可惜太少啦,不够喉!不够喉!」
  绮姬白了他一眼,道:「还嫌少?你道是在吃炒豆子么!这百十粒呀,不知小玄得花多少心血才能做成呢。」
  小玄笑道:「你们喜欢,等我回来再做。这次去外边,倘有碰上什么好东西,定也给大家带些回来。」
  袁自在问:「小玄啊,你这次出去,可有什么好行囊么?」
  小玄道:「我去年做了只法囊,请我二师姐加持过收纳法诀,装一马车的东西没问题。」
  袁自在哂然一笑:「才这样啊,小意思,来,老哥送你样宝贝……」
  他从腰上解下只灰色编织囊,递与小玄,接道:「你瞧瞧我这只囊儿如何。」
  小玄翻来覆去地瞧了半天,不好意思道:「袁大哥,小弟眼拙,实在看不出这囊儿有何奥妙。」
  玉桃娘娘笑道:「自在的这只囊儿呀,还真不简单呢,你别瞧它不大,却能装下不少东西哩。」
  小玄道:「难道不只一车?」
  袁自在得意洋洋道:「告诉你吧,它叫如意囊,能把我整个菜园子里的瓜果蔬菜一股脑全装进去哩!」
  小玄曾到过他的菜园子,印象中约有七、八亩大,难以置信道:「这等神奇?」
  袁自在道:「你晓得它是什么做的?」
  小玄道:「袁大哥请说。」
  袁自在道:「那是我三百年前云游四海时,在青丘遇见一棵不知已有多少年月、粗达上百围的奇树,打跑了守树的精怪,取其籐做成的,又加持了我自家所创的收纳法诀,方才有如此奇效,如今送与你,路上或许用得着。」
  小玄惶然道:「这等贵重之物,小弟怎敢受用。」
  袁自在臂搭他肩膀道:「老弟啊,咱们逍遥中人哪分什么贵贱轻重,只要投缘合契,又有什么不可的。你若不好意思,那我也不好意思啦,难道要我把适才吃下去的丹儿都吐出来还你?」
  小玄仍在犹豫。
  绮姬在旁道:「嗳,别婆婆妈妈了,这可是袁大哥的一片心意,你就要了吧。」
  小玄想起一路上要收集:许多材料,此物正好大派用场,终于道:「那真谢谢袁大哥了!」
  袁自在道:「这如意囊还有样妙处,就是能分门别类储藏物品,互不相扰……」
  当下将使用之法传给了小玄。
  小玄满心欢喜,连连道谢。
  玉桃娘娘唤人取来一只青瓷瓶儿,里边插着支独蕾桃枝,笑道:「小玄啊,你既要下山了,大姐也有样东西送你。」
  小玄见那桃枝茎身剔透,蕾嫩如粉,惊喜道:「这桃枝怎么如此独异?好漂亮呀。」
  玉桃娘娘道:「它是这谷中一株千年老桃之上的唯一一根,与众不同,至于为何独异,我也不大明白呢。」
  她朱唇微动,似念了什么诀儿,众人眼前一晕,不知从哪忽然生出缕缕淡雾。
  玉桃娘娘道:「夭夭,你来为大家斟酒。」
  桌心的酒罈子竟然随声而起,平平稳稳地飘浮着,自行向众人杯里一个个倒酒。
  众人俱感诧异,黑无霸张着大嘴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玉桃娘娘微微一笑,朝酒罈子道:「夭夭,你现出身来吧。」
  众人旋见酒罈子上现出一双晶莹如玉纤巧秀气的手儿来,接着是雪似的皓腕,嫩绿的罗袖……随着淡雾消散,席上已多了个颜似桃花唇红齿白的小女孩,如烟若纱地悬空飘浮,正抱着洒罈子往众人的杯子里斟酒。
  黑白公子微诧道:「夭夭?桃之夭夭……这姑娘是桃枝上的精灵么?」
  玉桃娘娘微笑道:「正是,她眼下只是初初炼化成人形,尚且不太会说话,但我已教了她一点点幻术和一些简单的事儿,譬如端茶倒水,做点什务事儿什么的。」
  她转面对小玄道:「你就把她带回去吧,路上也好有个人服侍。」
  小玄一愣,赶忙摇手道:「这怎么可以,我不用别人服侍,而且我师父也不会同意的。」
  玉桃娘娘笑道:「夭夭初成人形,每日至多只有一个时辰能出来,其它时候皆得待在桃枝里边,你只要小心些儿,别人谁会知道。」
  小玄只觉大大不妥,连声道:「不行不行,大姐的美意我心领了。」
  绮姬笑嘻嘻道:「这小丫头模样可好了,你当真捨得不要?」
  小玄道:「姐姐莫取笑,我当真不能要。」
  玉桃娘娘道:「夭夭天生异质,一成人形就具雾化之能,而且还算有点资质,学东西甚快,乃我千百个孩儿里边最得意也疼爱的一个,我把她送给你,实是抱有点私心,望你能把她带去外边走走,或可遇得机缘,永远化成人形,乃至修成真果,小玄你真的不肯吗?」
  「这个……」
  小玄头大如斗,心忖此事若给师父知去,那可不是说笑的。
  夭夭正在往他杯里斟酒,天真甜美清纯如水,极是可人。
  玉桃娘娘举起桃枝一招,将夭夭收了回去,若有似无地歎息了一下,不再说话。
  黑白公子摇头道:「郎心如铁哦。」
  闹海大帅哼哼接道:「薄情寡义呀。」
  黑无霸阴阳怪气再道:「惨绝人寰吶。」
  小玄终于崩溃,哑声道:「好吧,那我带她出去试试,万一不行,只好赶快送她回来。」
  玉桃娘娘大喜,倾身附到他耳边,传与召唤之术,末了道:「夭夭很好带的,平时只用清水养着就行,若有闲暇,则採集:些乾净露水给她最好。」
  小玄连连点头应是,将桃枝插入青瓷瓶内,一同收入如意囊,繫在腰里。
  众精怪纷纷举杯,齐来敬酒,彷彿他做了件大善事一般。
  绮姬坐在小玄旁边,更是慇勤劝酒,问东问西声娇语涩,惹得少年面红耳赤。
  不觉天色渐暗,园子里上了华灯,玉桃娘娘又命人摆上晚膳,膳罢接着再饮,众精怪皆是酒中高手,此时也不由有些醉意,飞天将军忽道:「痛快痛快!真是痛快!往时不是缺这个就是少那个,难得齐聚,何不趁今日都在,咱们来个金兰结义,往后彼此照应齐享逍遥!」
  黑无霸一听,立叫道:「对对对!我们都居千翠山上,早就该成一家人了!」
  黑白公子道:「我觉得不错,谁有异议么?」
  绮姬笑吟吟道:「我没有。」
  一双媚目望向小玄。
  小玄大为踟蹰,心忖:「他们虽非恶类,却属精怪,我跟他们混在一起,已是不妥,倘若再与他们结拜,给师父晓得,还不把我一脚踢出门墙去……」
  绮姬又道:「我是没有,只怕有人不大愿意哩。」
  众精怪已瞧出小玄在犹豫,一时俱默不作声。
  小玄冷汗悄冒,不知如何是好,乾笑了两声。
  飞天将军终于忍不住开口,大声道:「罢罢罢,算我多事!人家是名门正派仙家子弟,岂肯与咱们邪魔外道纠缠一起,结义之事,再亦莫提!」
  小玄最受不了这话,心中突突狂跳,猛然豁了出去,大声道:「我愿意同大家结义金兰,祸福共当!」
  黑白公子乜目道:「你可想好喽,莫待明儿酒醒了后悔。」
  小玄坚决道:「绝不后悔。」
  众精怪大喜,黑无霸在对面大叫:「好好好!这才是我的好兄弟!」
  当下柱香齐跪,拜天祈地,结义金兰。再又论长道序,尊已过千岁的玉桃娘娘做了大姐,接下依序为袁自在、飞天将军、闹海大帅、绮姬、黑白公子、黑无霸,崔小玄最末。
  诸礼行毕,黑无霸高擎酒盏,欢呼道:「来,为我们千翠山八仙今日结义……」
  飞天将军截住道:「我们哪里是仙,为何硬要往那仙字上靠,俗!俗!还是叫八圣吧!千翠山八圣,岂不愈威风耶?」
  虽说更俗,但众人齐声叫好,放怀痛饮,不知几时,已是个个酣畅人人酩酊。
  绮姬半支娇躯,用肘碰了碰旁边伏桌的小玄,吃吃笑道:「喂,不行了么?」
  小玄挣扎撑起,沖沖道:「谁说的,咱们再战三百杯!酒!酒在哪?酒来!」
  绮姬摇摇头,烟目斜乜着他道:「输你了,不喝啦。」
  小玄哼哼道:「也罢,谁再来战?无霸!无霸?」
  游目四顾,却见席间东倒西歪了一片。
  绮姬笑嘻嘻道:「他躺地上呢,小弟,你也别喝了,姐姐送你一样礼物要不要?」
  小玄大咧咧道:「要啊,快快献来!」
  绮姬起身,一把牵住他的手腕,道:「这里可不能给你,跟我来。」
  小玄勉力支起,踉踉跄跄地跟在后边,随她离席而去。
  转眼到了桃花深处,绮姬望望四周,笑道:「这里好不好?」
  小玄如置花海之中,大舌应道:「很漂亮,好多花啊。」
  「坐下来。」
  绮姬拉他坐在如茵的碧草上,一臂支地,双腿横并,摆出了个优美而诱人的姿势,轻纱似的月光透过顶上繁密的花叶斑驳地洒在她身上,如梦似幻。
  小玄随之坐下,迷惑地瞧了瞧她:「五姐姐……礼物在哪?」
  「就在你跟前啊。」
  绮姬笑吟吟的,削肩柔柔一缩,半边罗衫滑落,露出了如凝脂般的肌肤。
  小玄心头蓦尔剧跳。
  绮姬上身缓缓倾去,妖媚的眼里满是诱惑,微喘道:「姐姐就做你的礼物好不好?」
  两人贴得太近,小玄不由自主张臂将逼至身前的女人扶住,立觉一双柔臂蛇般缠绕上脖子,接着唇上一软,已给两瓣甜甜的烫唇粘住,他何曾尝过这等滋味,不禁口乾舌燥百脉若沸。
  绮姬将小玄轻轻推倒,朱唇游移,从他脖子、胸膛……一路慢慢吻下,两手随程鬆解衣衫。
  小玄隐觉不妥,但他正值年少,血气方刚,此际又是酩酊酣醉,哪里还能多想,迷糊道:「五姐姐,你……你做……做什么?」
  绮姬在底下腻声道:「良辰美景,岂可白白辜负,咦……」
  隔裤捏着了一根出奇巨硕的东西,滚烫而坚挺。
  小玄呻吟一声,浑身绷紧。
  绮姬满面讶异,急急鬆了他的腰带,扒下裤子来瞧,顿时一阵酥软,低呼道:「天吶,上边斯斯文文的,怎么底下却有根这样要命的宝贝!」
  小玄欲要去捂,挣扎坐起,却见绮姬长身而起,压在身上,春情蕩漾道:「想要抱姐姐是么?帮我把衣裳脱了。」
  小玄战战兢兢地依言而行,手忙脚乱。
  绮姬吃吃笑道:「怎么这样笨?难道没脱过女人的衣服吗?」
  小玄面烧耳烫地点了点头。
  「你没……没有过女人?」
  绮姬盯着他,眉梢眼角儘是惊喜。
  小玄又点了下头。
  绮姬大喜,原只贪他是仙家子弟,元阳精纯,不想还是个处子,暗忖此君的阳精必定奇补,笑靥如花道:「无怪你笨手笨脚的,来,莫慌张,姐姐教你。」
  自解霓衫,半褪罗裙,只余一件小小的杏色肚兜儿,牵着他的手往身上各处摸探。
  小玄只感所触无不如脂似玉,柔软滑腻,鼻间儘是撩人香甜,週身欲焰如焚,彷彿梦中。
  绮姬趁着月色瞧去,见他剑眉星目神采秀异,心中更是淫情汲汲爱慾恣恣,跨身骑坐在男儿腿上,娇娇翘起雪阜,用柔荑把住阳根,轻轻引往自己的玉蛤,娇喘滴滴道:「来哟,姐姐让你尝尝天地间最美妙的滋味……」
  小玄模糊睨见女人花底的妙物,心脏几欲蹦出胸腔,战战迷迷地朝前挺去,突感绮姬身后似有什么晃动,抬头望去,猛见一条奇形怪状的异物,还道是醉得眼睛花了,用力眨了两下,定睛再瞧,剎那目瞪口呆,全身俱僵。
  原来在风情万千的美人身后,竟竖着一条通体青碧、粗如水桶的尾状怪物,如钩前弯,末端还有一根无比诡异的可怖巨刺,正于月前颤颤巍巍地抖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