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二百零二章 得偿所愿

时间:2018-02-12 男人上楼后先去厨房里看了看,何莉萍指挥着几个日本女佣準备晚餐,她现在俨然已经成了大管家。
  侯龙涛在美妇人的身上猥亵了一通,然后才回二楼的主卧室换衣服。
  如云跪在大床的正中间,双手铐在从房顶上垂下来的两个不锈钢环上,绸子黑色丝光吊带睡衣的下摆被撩到了腰上,故意后撅的雪白圆大的屁股有着世界上最完美的曲线。
  司徒清影跪在大姐姐的臀部左边,左手抚摸着她的大腿,右手攥着一根电动假阳具,在她的湿润红艳的屄缝里搅动。
  香奈跪在另一边,一边吻着如云的另一瓣屁股,一边用一根细细的假阴茎捅着她的后庭。
  任婧瑶跪在如云的身前,隔着睡衣吸吮她的一颗乳头,左手揉着另外一支巨乳,右手在下面拨着她硬硬的阴蒂。
  冯云站在任婧瑶身边,把如云的螓首抬起来,和她拚命的接着吻。
  如云已经被一群小妹妹轮番上阵弄得精神恍惚了,只是很本能的回应着她们自己身体的刺激。
  「你们就这么欺负嫦娥姐姐啊?」侯龙涛一进屋就準备宽衣上阵了,「怪不得莉萍儿要跑去看人做饭呢,估计是怕了你们了。」
  「我们不欺负,你也要欺负的,那还不如让我们欺负呢。」司徒清影把假阳具从如云的小穴里拔了出来,和香奈一起把她浑圆的巨大的屁股蛋向两边掰开。
  侯龙涛上了床,手从下面钻进如云的睡衣里,贴肉的攥住了如云那一双柔软的豪乳,用力的揉着捏着。
  香奈在下面抓住男人的巨棒,把大蘑菇般的龟头顶在了如云充血的阴唇上。
  侯龙涛吻着如云的勃颈,屁股往前一拱,「呲」的一声,粗长的大鸡巴整根的没入了美人的身体里,立刻就被阴道里火热的肉壁死死的缠绕住了,「啊…小云云…」
  「老公…」如云软塌塌的身子一下硬了起来,任何的假阳具也比不上爱人的这根真家伙,光是被这么一插,身体就因为剧烈的性兴奋而颤抖了起来。
  「你们太过分了啊,」侯龙涛指了指如云手上的铐子,「快摘下来。」
  「你一回来就破坏气氛。」冯云在男人的脑门上弹了一下,把如云的手铐打开了。
  「啊…没关係的…」如云挺着上身,右臂伸到后面扶住爱人的后脑,左手按住他的一只手,帮他揉捏自己的乳房。
  「你别太迁就她们,另外那几个小丫头呢?」侯龙涛开始用力的向前挺屁股。
  「诺诺和月玲被茹嫣她们拉去洗澡了。」香奈说着话,从后面把男人和如云推倒在床上。
  四个女孩扑上去,在爱人的背上、臀上、腿上吻了起来。
  何莉萍从外面走了近来,「停停吧,可以吃饭了。」
  「萍姐。」冯云和任婧瑶一起下了床,拉住了何莉萍的手。
  「别闹,别闹,真的,先吃饭吧。」何莉萍知道这几个丫头想干什么。
  「吃饭急什么,反正也得等玉倩她们洗完澡。」任婧瑶已经开始捏美妇人的屁股了。
  冯云一拉何莉萍,和她一起倒在了床上,一群人纠缠在一块,除了由于性快感产生的呻吟声外,就是大家的欢笑声了…
  星期五下午2:00多的时候,陈氏姐妹领着自己的父母在三十层下了电梯,「到了。」
  「到底来这儿干什么啊?」陈倩的母亲看着女儿过去在门边的密码盘上按了几下,「你们两个鬼丫头搞什么东西?」
  「先进来再说吧。」陈曦把门推开了。
  「两位陈小姐。」大厅里的两名女佣对着刚进来的女孩鞠躬行礼。
  「你们去忙你的,不用招呼我们。」陈倩把女佣打发走了。
  两对父母都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不光是那两个女佣的表现,这里的装饰陈涉简直就像是现代的皇宫一样。
  「来,爸妈,我带你们到处看看。」姐妹俩分别挽住了父母的胳膊,
  「这…这到底什么地方啊?」
  「一会儿自然会告诉你们的。」
  陈倩和陈曦拉着两对父母在大房子里楼上楼下、左左右右的转了一个多钟头,最后把他们带进了一间很大的双人卧室,其实是两间单人卧室,只不过中间的拉门是打开的。
  都不用看墙上挂着的那张两姐妹的合影,光是从房间淡雅的摆设、充满屋子的淡淡茉莉花香和那种熟悉的感觉,家长们就能猜到这是自己孩子的睡房。
  「坐啊,爸,妈,坐啊。」陈倩招呼父母在长沙发上坐下。
  陈曦从迷你冰箱里取来了饮料。
  「你们这是…」几个人都还没从刚才的参观中回过味来呢,他们是第一次置身于那么豪华的环境中,对于他们这种老一辈的工薪阶层来说,在心理和视觉上都是不小的刺激。
  「这是我们俩的房间。」陈倩坐在了一边的小沙发上,刚才她还异常的紧张呢,胸中有小鹿乱撞,手掌上也全是汗,可她现在的声音却非常平静。
  「什么意思?」
  「我和姐姐想要搬到这儿来。」陈曦坐到了姐姐身边的沙发扶手上。
  「搬到这儿来?」陈倩的父亲皱起了眉头。
  「嗯。」陈倩从自己的小包里掏出一张照片,探身放在了面前的茶几上。
  几个人看了看照片,上面是陈倩亲热的偎在一个戴黑边眼镜的男人的怀里,她脸上的表情别提有多幸福了。
  其实陈倩家里人早就知道她跟施小龙分手后又有男朋友了,只不过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人罢了,女儿大了,她不愿意说,也就没逼着问,所以现在看到这种照片,倒也没什么惊讶的。
  「这里是他的房子。」
  「等等,等等,他是叫侯龙涛吧?」陈倩的母亲曾经在电视里见过照片上的男人。
  「对。」陈倩还真没想到母亲会认出爱人来。
  「他就是你男朋友?」陈倩的父亲也看过关于侯龙涛的报道,知道他是很杰出的青年企业家,女儿和他谈恋爱,自己不光是认可,还是很高兴的。
  「是我男朋友。」
  陈倩的母亲已经听出了女儿的意思,「你们谈恋爱我们不反对,但是未婚同居可不行,我们连见都没见过他,绝对不行。」
  「为什么不可以?我现在只不过就是每晚回家睡觉罢了。」陈倩的脸上出现了淡淡的桃红色,虽然她很有决心,很坦然,但在自己的父母面前说出这种话,还是有点不好意思。
  「你…你是说…」陈倩的父母当然听出了女儿话里的含义。
  「嗯。」陈倩点了点头。
  「你怎么…」陈倩的母亲在沙发上用力的拍了一把,一下站起来,紧皱的眉头,「你怎么可以…」她一直以为女儿还是冰清玉洁的处女呢。
  「你别急啊,坐下。」陈倩的父亲拉了一下妻子。
  「唉,你们现在的年轻人,唉…」陈倩的母亲无奈的摇着头,现在的社会风气就是这样了,也不能说是一点心理準备都没有,女儿也这么大了,该放手就要放手了,「唉…」
  「那您是答应我了?」
  「什么?不行,就算已经有过…也不行。」
  「为什么?」
  「为什么?」陈倩的母亲奇怪的看着女儿,「你说为什么?你们没结婚。」
  「为什么没结婚就不能住在一起?我爱他,他也爱我,这还不够吗?」陈倩直视着母亲的眼睛。
  「这…当然…当然不够了…」陈倩的母亲都被问傻了,仔细想想,真的找不出拒绝的理由,「别人会怎么看你?会怎么说?」
  「别人?什么别人?谁会管这些?我为什么要管别人?男女朋友住在一起再正常不过了。」
  「不用再说了,总之不可以,我不管别人都怎么样,陈家的闺女就是不许未婚同居,」陈倩的母亲显得有点烦躁,「这个问题就到此为止,没什么可讨论的。」
  「你是怎么回事儿?」陈曦的父亲看着女儿。
  「我?」陈曦也取出了一张自己和侯龙涛亲密相拥的照片,放在茶几上。
  「他…他们是双胞胎?」
  「不是。」陈倩这回放下的照片上是侯龙涛一个人搂着姐妹俩。
  四位家长都没说话,只是很迷惘的望着两个女孩,完全不明白她们的意思。
  姐妹俩互望了一眼,「我们的男朋友是一个人。」
  「…」
  「我们俩都是侯龙涛的女朋友。」陈曦看到家人不解的表情更浓了,就又说明了一遍。
  「…」家长们仍旧是一言不发,满脸的迷惑,他们都没能明白女孩的意思,虽然从字面上并不难理解,但他们都是怀疑自己听错了。
  「涛哥有十四个女朋友,我们是其中之二,」这些话都得由陈曦来说,「她们都住在这里,所以我们也要搬过来。」
  「再说一遍,」陈曦的父亲第一个做出了反应,「侯龙涛有十四个女朋友?十四个女朋友?」
  「对。」
  「你们俩,你们俩是其中之二?」
  「对。」
  「哈哈哈,不可能,你们两个臭丫头开什么玩笑,哈哈哈。」
  「哈哈哈,」其他的三位家长也跟着笑了起来,开玩笑是最合理的解释,「你们两个真是没事儿干了,瞎说八道。」
  陈倩和陈曦的表情很平静。
  「你们认真的?」
  陈倩点了点头。
  屋子里再次静了下来,家长们的脸上又出现了不可置信的表情。
  「不行,」半晌之后,陈曦的母亲才出声,不过语气中一点显不出生气来,不是她控制的好,是真的没生气,孩子们说的事情太荒唐了,只觉得可笑,想生气都生不出来,「简直是胡闹,你们立刻和他分手,以后再也不许见他了。」
  「对,」陈曦的父亲站来起来,「小曦,你太不像话了,还没到二十一岁,往了家里的规矩了?走吧,咱们现在就离开这儿。」
  「爸,妈,二叔,二婶儿,你们大概没明白我们的意思。」陈倩搂住了妹妹的细腰,「我和小曦都不是爱慕虚荣的人,既然我们能接受他的生活方式,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什么能把我们分开。」
  陈曦的父亲又坐下了,「你们两个中了什么邪了?他给你们吃什么迷魂药了?」
  「爸,妈,」陈曦走过去跪在父母的身前,拉住他们的手,「你们希望我的将来是什么样的?你们希望我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什么?」
  「你们希望我能生活得快快乐乐,你们希望我能幸福,对吗?」
  「当然了,可你现在…」
  「您听我说,」陈曦紧了紧双手,「我开不开心,我幸不幸福,是不是只有我自己才最清楚?」
  「你们不要结婚了?你们不要孩子了?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陈曦的父亲终于表露出了自己的烦躁,「你才多大岁数儿?你懂什么叫幸福?气死我了。」他甩开女儿的手,起身绕着沙发快速的踱着步。
  「我已经二十岁了,不再是小女孩儿了,我知道我自己要什么,我知道什么叫幸福,我知道什么叫爱情。」
  「愚蠢,你这叫愚蠢!」陈家的四个大人都是知识分子,说出这样的话来,又是这样的语气,那已经算是非常愤怒了,「一个生活如此不检点的男人一定不是好人,他怎么可能给你们幸福!?」
  「涛哥为了救我和姐姐,差点儿牺牲了自己的生命。」
  「什么?」
  「这件事儿我们没说过,是不想你们担心。」陈倩花了大量的时间把侯龙涛跟自己和妹妹的所有瓜葛都说了出来,本来今天就是要摊牌的,所以真的是什么都没隐瞒。
  家长们自然免不了这「啊」一声,那「唉」一声的,惊讶、气愤、紧张,不过好歹是把故事完整的听完了。
  「他是我的今生挚爱。」陈倩美丽的大眼睛里充满了泪水。
  「咱们不说那件事儿他要负一定的责任,全当是他救了你们,你们也不用因为感激他就和他在一起,你们不要把感激和爱情混为一谈。」陈曦的父亲的语气已经平和了很多,很多事情已经不可改变了,还是要着眼未来的。
  「爸,妈,大伯,大伯母,你们是我最亲的人,你们对我的养育之恩、对我的疼爱,我一辈子也没法儿报答,我的生活里不能没有你们,没有了你们,我活着也就没什么意义了。」
  陈倩的父亲刚想用「逐出家门」进行威胁,没想到侄女先说出来了。
  「涛哥是我心爱的男人,我们俩的感情是至死不渝的,没有了他,我活着同样没意义了。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吗?」
  不等家长们说话,陈倩立刻就把妹妹的话茬接了过来,「从物质上、从精神上,从任何方面,他都可以完全的满足我们。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还有什么比找到一个好归宿、可依靠的男人、一个安全的避风港更重要呢?」
  陈曦讲情,陈倩讲理,她们的父母几乎被镇住了,一是由于这件事本身的不可思议性;二是因为两个平时都很内敛的女孩突然变得充满进攻性;三是她们显得那么的胸有成竹,无比的镇静,那是一种拥有不可动摇的决心的表现。
  「你们…你们这是给人当二奶啊?被人包养。」
  「他没结婚,我们当然那不是二奶。我们相爱,我有工作,有能养活自己,我们不为他的钱,怎么能叫包养?你们还不了解我和小曦吗?」
  两对父母当然知道自己的女儿不是我们不是那种傍大款的女人,但现在这种情况,好像真是没什么可说的,可真的什么都不说又觉得不对头,自然是想到什么说什么。
  墙上调为「发音」的传感器「嘀嘀」的响了两声,镶入墙里的屏幕上多出了一个小红点,是在大门的位置。
  「他回来了。」
  剩下的四个人仍旧保持着沉默,没有任何的表示,现在所面对的问题几乎是前无古人的,也难怪他们会有茫然不知所措的感觉。
  两、三分钟之后,有人轻轻敲了敲门。
  姐妹俩一起去把门打开了,同时在来人的两边的脸颊上亲了一下,一起拉着他走到茶几前,「这就是侯龙涛。涛哥,我爸,我妈,二叔,二婶儿。」
  「两位伯父,两位伯母。」
  四位家长的眼神全都集中在了面前的年轻人身上,整齐的短头髮,显得很干练,长相斯文友善,还戴着一幅黑边眼镜,更添儒雅之气,脸上的表情恭恭敬敬,穿着一套量身订做的高级西装,整个人看上去很精神,给人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如果要是在其它任何一种情况下见面,陈氏姐妹的父母估计都会立刻在心理上接受这个男人做为女儿的男朋友的,就算是现在,他们也还是不由自主的对他产生了一点好感。
  「我会好好儿照顾倩倩和小曦的。」
  「绝对不可以,这实在是太荒唐了。」陈曦的父亲摊开双臂,脸上儘是困惑的表情。
  「我不明白,为什么不可以?」侯龙涛也是一脸的困惑,不过他这是装出来的,可就是因为他是以一种很精明干练的姿态出现的,他的困惑成了他最好的论据,就好像是因为他不知道不可以的原因,所以不可以的原因一定不存在。
  「这…不符合这个社会的道德标準。」这是陈倩的母亲可以想到的唯一原因。
  「不符合吗?重婚是违法的,背着女朋友和其他的女人好是不道德的。同时有好几个女朋友,只要不瞒着其中的任何一个别人的存在,她们又都能够接受,既不犯法,好像也没有什么不道德的啊?」
  「别人是会说闲话的。」陈曦的母亲说出了四个人最关心的问题,他们是保守的知识分子,除了孩子的幸福之外,别人用什么样的眼光看他们对他们也很重要。
  「为什么要让别人知道?你们要是怕别人说这说那,那就根本没必要让别人知道,」侯龙涛心理这叫一个高兴,对方既然提出这个问题,就说明他们已经过了自己那一关,别人成了唯一的考虑对象,「至少短时间内没必让别人知道。」
  两对父母都不做声了。
  侯龙涛坐进了小沙发里,姐妹俩分别坐在了两边的沙发扶手上,「爸,妈,我们已经下了决心,我们想得很清楚,这辈子我们都会守在涛哥身边的,我们才不在乎别人怎么样,如果他们真的有什么话可说,就让他们说好了。我们已经厌烦了为别人活着,我们要做我们想做的事儿,我们要和我们心爱的人在一起。」
  六个多小时,连晚饭都没有吃,侯龙涛和陈氏姐妹一直在不断的将他们坚定的意志灌输给四位家长,说得他们头晕脑胀,几乎失去了独立思考的能力。
  8:00多的时候,两对父母离开了侯龙涛的豪宅,虽然他们没有明确的认同陈氏姐妹和侯龙涛的关係,但也没有逼两个女孩和他们一起回家,这已经算是巨大的成功了…
  把老丈人和丈母娘送走了之后,侯龙涛和两位小仙女回到了家里,一进门,三个人就拥在了一起,不停的亲着、吻着,他们的精神保持在高度紧张的状态有好几个小时了,现在终于得偿所愿,极度的喜悦和放鬆让他们有点失控。
  侯龙涛抓住陈曦的T椊的领口,猛的向两边一分,「呲啦」一声,愣是把她的上衣撕成了两半,右臂搂住她的小蛮腰,把脸埋在了她高耸的胸脯上,蹭着芳香四溢的奶罩和乳肉,左手把陈倩半长裙的后摆拉了起来,伸进去揉捏着弹性十足的屁股蛋。
  「涛哥…」
  「老公…」
  姐妹俩都已经娇喘起来了,她们一起在爱人的身上身下摸索着,帮他脱着衣服。
  侯龙涛稍稍下蹲,双臂分别卡在两个美人圆滚的臀峰下,浑身的肌肉同时发力,就这么把她俩一起举离了地面。
  「老公…」陈倩摸着爱人肩膀上硬梆梆的肌肉,简直都要喘不过气来了。
  「啊…啊…」陈曦仰着头,她觉得自己有点眩晕,爱人的力量让她心醉。
  侯龙涛把一对天仙美女扔到了客厅里巨大的沙发上,自己扭身躺倒在她俩中间。
  姐妹俩偎到了男人身边,把他的两个乳头含进了小嘴里,两条滑嫩的舌头在他的胸口游走,两只玉手插进了他的裤子里。
  「倩倩…」侯龙涛把自己的初恋情人向上拉了拉,小心翼翼的解着她的衬衫,吮着她的柔唇,「小曦…」他把陈曦也拉了上来,捏着她的乳房,「欢迎回家,现在这里终于有十四个女主人了。」
  大门打开了,如云领头,侯龙涛的另外十二位娇妻鱼贯进了屋,加入了战团,她们刚才一直在SOHO那边娱乐,接到万事大吉的电话之后,立刻就赶回来了…
  编者话:上一章把一块绊脚石踢开了,好戏刚刚开场。教皇保罗二世去见马克思了,不知道两个人会不会大打出手,如果回的话,马克思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