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十景缎 第一百四十六章

时间:2018-06-05 浪花冲来,淋在小慕容身上,那白皙的肌肤闪着水光,更如透明一般,晶莹宛若琉璃,却又彷彿透着娇艳的桃红色,绮丽难言。文渊看得 心中爱怜,在小慕容柔滑的背上轻轻抚摸,笑道:「不了,不了,你这样可爱,我万万下不了手,说什么也不能欺负你了。」
  手指所及,感到她背肌柔润,不禁情意生动,忍不住又低下头去,吻着她的香肩,慢慢游至背脊,意欲细细品嚐这副俏丽无比的身体。
  「啊、哈……」小慕容伏在沙滩上微微轻喘,接受着文渊的轻怜密爱,娇躯为之酥软,只一双纤纤柔荑时紧时松地在沙上乱抓,不住留下 紊乱的指痕,似要宣洩体内的情迷意乱。
  文渊吻着她温软如玉的胴体,越吻越爱,心头如受烈火煎熬,浑身血液沸腾,热血滚滚涌向下身。他伸出舌头,亲吻之时,同时着意舔舐 .小慕容「呵啊、呵啊」地呻吟不止,声如哀诉般地喘道:「你……啊……你还说……不欺负我呢……啊、啊哈……唔、唔、不要……那样… …舔……啊……」
  冰凉的海水波涛阵阵起落,这对缠绵无比的爱侣却都觉身心火热,如要融化。
  文渊慢慢往下吻去,渐渐吻到了一条细缝,两旁肌肉丰盈雪白,特别细緻娇嫩。
  「嘤!」小慕容轻呼一声,声音中充满了紧张羞怯之意,慌忙叫道:「不可以!我……那……那里……不乾净……」
  文渊恍若未闻,面带微笑,陶醉地揉着她的屁股,双手搭了上去,稍加用力,将两团嫩臀轻轻掰开。小慕容大羞,勉强支撑着酥麻的身体 半转过来,不让他得窥菊门,娇怯怯地说道:「不要……不要看嘛……」
  文渊举头回望,但见她眼波盈盈,脸蛋犹如抹了一层淡淡的胭脂,藕臂撑身,秀髮披散,全身上下儘是羞态。文渊心动不已,五指指尖在 她背上来回拂着,悄悄地滑到臀上,掌心轻搓雪丘,轻声道:「我想看看。」
  小慕容被他温柔备至地爱抚几下,防线几乎便要崩溃,喘气转促:「不……不要嘛……啊啊……那里……那里……」文渊轻声道:「那里 怎么了?」小慕容羞愧地低下了头,声细如蚊地说道:「那……那里……很髒……」
  这时涌潮又起,扑向沙滩。文渊微笑道:「既然这样,我帮你洗一洗,好不好?」随手掬起一掌海水,往小慕容香臀细缝之中淋下。
  「呣……嗯嗯……嗯……」小慕容含糊不清地呻吟几下,眼神朦朦胧胧地望着文渊,软语哀求起来:「别……别这样啦……我……我怕! 」文渊微微一笑,柔声道:「小茵别怕,我只是想看一看啊。」小慕容满脸通红,低声道:「你……你不会……进去么?」文渊一怔,道:「 进去什么?」但见小慕容面泛红潮,害羞之极,极轻极轻地说道:「大哥……大哥说,那儿也可以的,只是……只是很痛……」
  说到风月之事,慕容修经历远超乃妹,自然也懂得玩弄后庭的本事。他是口无忌惮之人,自小慕容锺情文渊以来,便也和她说些男女调情上的种种变化。虽然小慕容一听之下总是脸红心跳,或立即走避,或扮个鬼脸回应,但是毕竟也听了不少。小慕容生性精灵古怪,和文渊缠绵 时,偶尔也想尝试一些不同的「技巧」。
  只是文渊温文有礼,与她相好时也是中规中矩,一些太过大胆的动作姿势,文渊固然想不到,小慕容也不好意思主动说出来。
  这时两人都已是情浓无法抑制,小慕容一说出口,只觉一颗心「怦、怦」地一蹦一蹦,羞得不敢正视文渊,低头望着涌上沙滩的浪潮。
  文渊见了她这般神情,也不禁起了遐思,手掌在小慕容的屁股上摸了几下,低声道:「小茵,你……你想试试看……这儿……是么?」小 慕容俏脸胀红,眼睛一眨一眨,心里有些跃跃欲试,却又忍不住害怕,轻声嗫嚅道:「我……我是……我是听大哥说,有些人……也……也有 这么做的……」停了一停,回头望着文渊,眼神满蕴温柔,轻声道:「你……你想不想?我……我的身体……都是你的……你如果想要,我、 我也……也可以……让你……」说到这里,毕竟女儿家害羞,再也不好意思说了。
  文渊怦然心动,暗想:「当时我跟小茵初尝云雨,她便是痛得没办法让我进去。若要尝试后庭,只怕更加不容易了。」
  小慕容见他迟疑,也已猜到了他的心思,只羞得脸上发烧,低声道:「我不怕痛的……你如果想要,儘管……儘管来就是啦。不管你对我 做什么,只要你喜欢,我也喜欢。」文渊一笑,伸手到她胸前把玩双乳,吻吻她的肩头,轻声笑道:「这到底是你想要,还是我想要?」小慕 容腼腆地笑了一下,低声道:「反正,那里……现在乾净了嘛……嗯……嗯……」最后不由自主的呻吟,却是被文渊的挑逗而发,下了个娇腻 的注脚。
  文渊虽听她说得轻鬆,心里知道她毕竟不安,当下示以一笑,道:「要是痛的话,可千万要说喔。」小慕容巧笑嫣然,轻声道:「好啦。 」她慵懒地坐起身子,替文渊解下衣物,一见他下身玉茎耸立,不由得隐隐害怕:「不知道会不会太大……进不来?」
  文渊在她耳上轻快地一吻,依旧让她伏在沙滩上,只是姿势摆成双腿屈起,屁股便耸了起来,对着文渊。小慕容羞得面红耳热,一句话也 不说。文渊再次将她粉臀扳开,细细观看,轻轻讚歎了一声,道:「小茵,你真的是全身上下,无处不美。」
  小慕容一听,只觉脸蛋发烫,窘得无地自容,娇嗔道:「你……你少使坏,那种地方有……有什么好看的?」文渊却是不说,微笑道:「 可惜你看不到,不晓得自己身上有一处这样可爱的地方。」小慕容越听越羞,正要说话,忽觉一根手指在她菊花洞前叩门探访,指甲轻轻接触 到肌肉,登时全身一震,颤声叫道:「啊、啊啊!」不自觉娇喘了几声,情致蕩漾。
  这地方她从未被文渊触碰过,一碰之下,只觉遍体紧绷,竟是敏感异常。文渊稍一试探,不料小慕容反应如此激烈,更刺激得他下体昂然 而立,已然有些疼痛,非得大大纾解一番不可。
  他抱起小慕容的腰,正待大举进攻,忽然想起:「小茵身体如此娇嫩,普通的交合都不大受得起,现下可更不能莽撞,别要重蹈那时的覆 辙。」当下强自约束股间大将,右手食指做先锋,慎重地往洞中寻幽访胜。
  海面波涛起伏渐渐转强,只听小慕容嘤咛一声,朱唇紧闭,额上微渗香汗。
  文渊只插入一个指节,便觉肉壁紧缩,温暖柔软,却也十分狭窄,果然极难进入,更甚于私处秘洞。文渊食指再深入半个指节,小慕容身 子一颤一颤,唇齿间传出几声痛楚的呻吟,却没喘气,想是她正极力压抑。文渊左手一摸她的乳房,感到她乳头俏立,又见她股间爱液点点滴 滴,缓缓顺着双腿和入海水之中,双腿微微发抖,明明是情慾高涨,却也是十分紧张。
  手指欲再前进,已然极难,稍一动弹,小慕容便忍不住呻吟起来:「呃、呃、啊、嗯啊……」虽然极为每声都被她勉强截断,十分短促, 但是声调却满含羞耻不安之意。文渊爱极了小慕容,不忍她承受后庭洞开之苦,却也不愿扫了她的兴致,略一思索,已有了主意。他腰身一提 ,对準了小慕容股间,猛然挺进,冲进了她的阴户。
  「啊──!」这一击之下爱液四散,强猛无比,小慕容受此突击,惊得纤腰一挺,上身折起,有如一股雷电直奔入体,浑身颤抖,却又快 美难言,呼吸一岔,迫得她大声喘气,声气中春情盎然,醉人魂魄。她还没回过神来,文渊已开始奋力抽送,犹如一根烧热的铁杵在她体内捣 动。
  「啊啊、啊!啊、哈、啊啊!」小慕容娇躯随着文渊的攻势而晃动不已,每一下冲击都送到了花心深处。小慕容被文渊出其不意地连抽二 十多下,顿时芳心大乱,娇啼连连,却仍急切地喘道:「啊、啊……不……不对啦……文……你……你不是……啊啊……进去……那……里… …唔啊!」
  话才出口,文渊的食指也已在她那狭小紧密的后庭活动起来。食指最是灵活,文渊指上或绕圈,或抽动,轻重力道无不如意,在嫩肉包围之中大展身手,给予小慕容另一份从所未有的刺激。这一来兵分二路,小慕容在迷乱之中,只觉下半身充满了外来侵犯,似乎已不是自己的, 后门疼痛之中,却有一股特殊的刺激。
  此时海浪大起,一个大浪打来,文渊喊了一声,顺势一冲,只听「嗯、嗯、嗯、啊!」数声,小慕容被这阵威势弄得失魂落魄,放声大叫 起来,一时只听海上两股浪声大作,一是海浪,一是人浪。
  在这种时候,美人一浪之下展现的销魂风情,可比海上七八个大浪更具威力,文渊听在耳里,真是筋骨俱酥,同时下身在小慕容体内受到 的回馈更是甘美无比,全身似乎轻飘飘的如在云端。忽然之间,手指和阳具隔着肉壁撞击了一下。在文渊是无意,对小慕容而言,却好像两个 文渊同时与她巫山云雨,不禁又羞又爱,魂为之销,颤声喘道:「文……文……渊……文大哥……好……哥……哥哥……你……你饶我罢,我 、我、我……啊、啊哈、哼啊、啊……」文渊又在她颈后吻了几下,笑道:「才不饶你!」小慕容一羞之下,只觉浑身火热,娇声喘道:「你 ……你……啊啊……坏……蛋!」
  海上浪潮越来越大,文渊和小慕容身体里的浪潮同样更加汹涌澎湃,越演越烈,一发不可收拾。小慕容从未承受前后两重的攻击,狂乱之余,娇声更趋放蕩,忽然哀歎一声,叫道:「天啊!」娇躯一个剧震,软绵绵地垮了下去,股间蜜液狂涌,旋即被大浪捲去,文渊尚未射出, 已经承受不住,先自丢了。
  文渊吃了一惊,随即不禁好笑,在已然晕去的小慕容耳边轻声道:「小茵,小茵,对不住了!」一手抱起小慕容的柳腰,更加用力抽送。 他和小慕容多次交欢,这还是第一次把她弄得禁受不起而昏去。文渊抽出手指,维持着交合姿态,抱着小慕容走上数丈,好让她不受海浪击打 .
  他再让小慕容轻轻趴在地上,翻转她的身子,变成两人面迎着面,只是小慕容躺在地上。文渊此时方达亢奋绝顶,轻声念着:「小茵!」 双手抓住她的乳房,手上品味着凝脂般的精緻享受,猛力再抽送了数十下,只见小慕容睫毛微颤,樱唇之间轻轻发出呻吟,快要清醒过来。文 渊将她抱起,长歎似地长长一声,腰身重重一挺,在小慕容半醒之际,滚热的阳精狂涌而出,下身紧紧密合,全部注入了小慕容体内。
  「呃、啊啊……」小慕容甫一恢复神智,立刻又遭受文渊倾尽全力的攻击,身体抖了一下,脸上流露参杂了幸福和娇羞的神态,轻声歎道 :「我……唉、唉!」迷迷糊糊地,竟又昏了过去。
  文渊看着小慕容昏晕时满足的羞态,心中真感说不出的珍爱,一时不想拔出阳具,留在她体内回味余韵。他用手指替小慕容梳了梳纷乱的 秀髮,又吻了吻她的脸颊。
  过得一会儿,小慕容悠悠转醒,见文渊微笑着瞧向自己,不禁脸带羞红,轻声笑道:「算你厉害,我认栽啦。」文渊轻轻一动腰,笑道: 「要不要再来一次?」
  小慕容忍不住「啊」地叫了一声,随即握起粉拳,在他胸膛敲了一下,娇嗔道:「再来一次,我会给你弄死啦。还不快出来?」说着抿嘴 一笑,面有羞色,道:「要是你刚才……不是用手指,直接进来的话,说不定我也要死掉啦。」
  文渊大为关怀,轻拍她的腰后,低声道:「有没有弄痛你?」小慕容含笑摇头,柔声道:「只有一点点,没关係啦。下次……下次我先跟 大哥问清楚,看怎样进去比较不痛,就好了。」
  文渊见她温言软语,脸上犹带赧然,显然对刚才的高潮回味无穷,心中一动,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小茵!」小慕容微笑道:「怎么啦? 」文渊道:「我们再来一次,好不好?」
  小慕容脸上一红,撇过脸去,抿嘴笑道:「你……你今天兴致这么高?」一说话,只觉私处渐感炽热充塞,那根宝贝已在她体内开始重整旗鼓。文渊柔声道:「小茵,你还想不想要?如果已经很累,我就不做了。」
  小慕容盈盈一笑,娇艳欲滴,轻声道:「你这根坏东西都已经……硬……硬起来啦,我能不做么?」文渊搂着她吻了几下,轻声道:「你 刚才昏了过去,我真怕你累坏啦,千万别逞强,不做是无所谓的。」
  小慕容心中一阵甜蜜,柔声笑道:「嗯,我也真累啦。你体贴我,我也该体贴你,是不是?总不能让你这根东西无功而返嘛。」推着文渊 胸膛,纤腰扭动几下,让文渊的阳具退出体外。她弯下腰去,玉手轻轻盈握,舒歎一声,柔声道:「文渊哥哥,我帮你把它清理乾净,好不好 ?」樱唇微启,粉红色的舌头在先端稜角舔了一圈。
  那阳具方经大战,又一直留在小慕容体内,此时又湿又粘,精水、淫水到处沾满,小慕容朱唇皓齿所到,便细心温柔地以舌头舔舐起来, 喉头不住颤动,一口一口吞了下去。
  不一会儿,小慕容将阳具舔得乾乾净净,只是亮晶晶的津液取而代之。
  她向着文渊轻轻一笑,柔声道:「我要吞了喔?」文渊摸摸她的头,笑道:「好啊。」小慕容香腮晕红,食指轻推一下阳具,歎道:「每 次这样近看,都变得好大喔……」张开樱桃小口,一点一点地含了进去,喉头一吮,口壁缩起,文渊浑身一颤,阳精险些随之冲出。
  小慕容口技高超,文渊早已多次领教,这时任她为自己服务,抚摸她的肩头,只觉下身越发蓬勃,在她吞吐下受用不尽。正在神魂飘蕩之 际,忽听远方海上「嘎、嘎」地传来几声怪异声响,有如鹰唳枭啼,一艘海船远远驶近。
  小慕容脸上一红,心道:「快要有船来到,可不能玩太久啦。」十指挑拂,舌齿并用,套弄得文渊飘飘欲仙。忽然小慕容喉中一呵,吐出 一口温暖气息,有如一条细细的丝线钻进了阳具先端缝里。文渊猛地一震,小慕容又立刻奋力吸吮,口齿之间「嗯、嗯」地发出春声。文渊再 也忍耐不住,叫了一声,抓住小慕容双肩,腰间一震,猛地全面发射而出。
  「咳、嗯!」小慕容闭上了眼,口腔中一阵激热,已被阳精所盈满。这次文渊所出,竟比方纔还要充沛,小慕容意想不到,没能来得及吞 下,引得她急忙吐出阳具,剧烈咳了两声。出精之势未止,射满了她的双唇,还有一些射到了她的脸蛋上。
  小慕容「啊哈、啊哈」地喘了口气,一滴白浊从她唇边落下。她一察觉,羞得赶紧抹去,却见文渊含笑望着自己。小慕容红着脸,微微一 笑,轻声道:「舒服了么?」文渊摸摸她的脸颊,笑道:「身边有你这个小慕容,做神仙也不过如此。」
  便在这时,那海船也已接近岸边。小慕容怕被人瞧见两人情状,心中大羞,娇声道:「有人来啦,我们……我们快走,别给人撞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