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逍遥小散仙 第八集:但为君故 第十章 三绝

时间:2018-06-08 饶是如此,但小玄仍然无追上疾如电掠的魅影,至始至终碰不着半点边角。
  「厉害厉害!」
  他惊喜交加地大讚,对自己的这件最新作品真个满意之极,忽然记起白眉翁来,心道:「这次能够成功,里边有他一份大大的功劳,我可不能忘记人家。」
  小玄心中感激,急欲去找白眉翁道谢炫耀,当即喝道:「宝贝夭夭!」
  这句自然也不是御役禁制中的原本咒语,而是他自己为魅影设定的停止口令。
  骤见满洞纵掠的魅影倏地飞来,朝他身后的影子一扑,眨眼不见。
  小玄东走走西逛逛,边行边仔细打量自己的影子,见无任何异处,忍不住又大声讚歎:「妙极妙极!真真神妙之极!」
  却不知讚的是发明者、魅影还是他自己。
  他欢天喜地朝洞外奔去,刚到洞口,忽见人影一闪,却是白眉翁进来,高兴道:「来得正好,快来瞧瞧我的魅影。」
  孰知白眉翁却满面凝重,道:「莫要出去!」
  「怎么了?」
  小玄一怔。
  「有人来了。」
  白眉翁沉声道。
  「谁来了?」
  小玄问。
  「不知道。」
  白眉翁竟道。
  「不知道?」
  小玄云里雾里摸不着头,又问:「是敌人吗?来了多少?」
  白眉翁却道:「你退后,我要启动这里的禁制。」
  小玄赶忙后退,见他神情从未有过的紧张,心里不禁暗暗吃惊,道:「敌人很厉害是么?」
  「嗯,把迷林的禁制全毁掉了。」
  白眉翁道。
  「全毁掉了?」
  小玄呆了一呆。
  白眉翁口中唸唸有词,手捏印诀朝洞口比划施法。
  「敢情是七邪界那伙人又来了?」
  小玄道。
  「不是,上次他们闯进来,也只是破解了出入之法,并没有毁坏迷津之禁的能力。」
  白眉翁道。
  突然间亮芒大放,一片青碧的光幕如帘子般遮蔽住了洞口,但见其上细电蜿蜒乱爬,符菉如潮滚涌,显然是个非同寻常的法术禁制。
  「那会是什么人?还有谁比七邪界那伙人厉害?」
  小玄喃喃道。
  「天地间比七邪界厉害的人的确不多,但也决计不少。」
  白眉翁道,心中沉吟:「最强的天庭、西方、重元子三路已有圣后阻着,这一路又会是谁?」
  「眼下怎么办?」
  小玄问道。
  「你在这里待着,我去瞧瞧来的是什么人。」
  白眉翁道。
  「我跟你去。」
  小玄道。
  「不行,你就在这里等着,我已启动禁制将洞口封了,这里相对安全一些。」
  白眉翁道。
  小玄不放心让他一个人去,遂道:「他们既然能毁掉迷津之禁,这里也不见得妥当,我还是跟你一起去好了。」
  白眉翁摇摇头,盯着面前的碧色光幕道:「这道禁制唤做『无解』,乃我数千年的心血所成,虽无迷津之禁的浩大威力,但在某方面却有独到之处,除了本源禁制,其内还藏有一十七道各不相同的罕异禁制,如有不知出入之法的人强行硬闯,便会给它毁掉血肉骨髓削去三魂六魄,万世不入轮迴。」
  「这么厉害!」
  小玄吸了口气,心里对这老人愈来愈感佩服。
  「虽然天地间一定会有人能破解它,但我敢肯定数量绝对不会超过十个。」
  白眉翁傲色道。
  忽听有人咯咯一笑,声如莺啭珠走:「也许,奴家便是那十个里的其一哩。」
  白眉翁心头一震,赫见碧幕片片分解,骤而金虹闪掠,急忙朝后疾退。
  小玄见白眉翁暴起飞退,一人则如影随形地紧跟住他,眨眼已掠至十几丈高的洞壁之上,他未及半点反应,已见两人停住,这才瞧清追击白眉翁的乃是一个宫鬓女子,衣如霓裹霞绕,丰胸细腰身段异样修长惹人,手中握着把未出鞘的长剑,剑鞘灿烂夺目,竟似黄金铸就,其上宝石密缀,繁如天河星辰。
  而这把未出鞘的剑尖,竟然点在白眉翁的心口之上。
  小玄「嗖」地从袖中抖出八爪炎龙鞭,但见白眉翁受制,一时不敢贸然乱动。
  「是……你!」
  白眉翁面色灰败,整个人被逼得紧贴山壁之上。
  「许久不见啦,白眉大哥别来无恙啊。」
  那女子笑道,只见她双足凌虚,裳垂带止地凝停在空中。
  「原来是你,难怪能毁掉我的迷津之禁!」
  白眉翁歎道。
  「好厉害的禁制呢,花掉了人家个把时辰的功夫哩。」
  女子撒娇般道。
  地上的小玄听见,心中不禁暗惊:「这女子到底是是谁?居然只用了个把时辰就毁掉了迷津之禁!」
  白眉翁盯着她沉声道:「武翩跹,你来我这里干嘛?」
  小玄心头剧震:「武翩跹?她就是教中武技第一,阵法第一,机关术第一的大叛徒三绝武翩跹?」
  「听说……」
  武翩跹道:「有只小狐狸在你这里,我来瞧瞧是真是假。」
  小玄心中惊怒:「难道她也是来抢先天太玄的?」
  「你想干什么?」
  白眉翁低喝,面上怒色隐现。
  「我想带他离开这里。」
  武翩跹轻声道。
  「你休想!」
  白眉翁怒喝。
  「白眉大哥,你拦不了我吧?」
  武翩跹娇笑道。
  白眉翁忽然冷静下来,不动声色道:「圣后知道他在这里。」
  武翩跹却笑嘻嘻道:「不管啦,就是她知道也没办法,况且……她眼下自个麻烦不小,否则人家也不敢到你这里来了。」
  「你说什么?圣后有甚麻烦?」
  白眉翁吃惊道。
  「好啦,现在你的宝贝葫芦先交与我保管一下吧,人家可不想尝着你那十一颗破真玄珠的滋味哩。」
  武翩跹紧盯着他,一手仍继持剑逼迫,另一只手慢慢地伸向繫在他腰际的青灰葫芦。
  白眉翁眼睛微微一瞇。
  「白眉大哥,翩跹可不想伤你,你莫要冒险呦,聚宝虽在鞘里,但我的破甲法多半也能破掉你的护体真气。」
  武翩跹微笑警告,指尖距白眉翁的葫芦越来越近。
  白眉翁倏地朝旁一滑,闪电般贴壁斜掠,袖子搭住了葫芦,但就这时,明明已给摆脱的黄金剑鞘不知怎么又匪夷所思地出现在他的胸口之上,轻轻地点了一下。
  「都说了,叫你莫要乱来的。」
  武翩跹娇嗔道,挥鞘一撩,把他腰头的青灰葫芦挑了过去。
  白眉翁在空中顿滞了一瞬,倏地兜头朝下栽落。
  小玄大惊,急忙提步奔去,刚欲掠起,眼前骤花,一条翩跹身影出现在他的面前,小玄怒喝出手,八爪炎龙鞭纵横击出,然却全部落空,不单如此,一把金色剑鞘神出鬼没地穿透了他的防线,鞘尖轻轻地点在了他的喉节之上。
  这时白眉翁已从十几丈的空中疾坠而下,重重地摔砸在水里,溅起大蓬水花。
  小玄动弹不得,朝坠入水中的白眉翁大叫道:「你怎样了?」
  「我没……事……你快逃……」
  白眉翁断续哼道。
  「干嘛要他逃哟。」
  武翩跹嗔道,天仙般自空飘落,立于石阶之上,但手中的宝剑的鞘尖始终没有离开小玄的喉节。
  小玄这才瞧清了眼前的女人,但见头盘龙髻耳悬碧坠,肌肤润如明玉,星眸湛似秋水,顾盼间风情万千,真个天妃降世一般。
  惹眼的是,在她的细细蛮腰上繫着一条七彩流幻的奇异罗带,而且左臂无袖,裸着一条肤光胜雪的藕臂,小臂近腕处绕着几匝墨绳,绳上繫着枚暗金古钱,钱上铸有两翼,煞是奇特。
  小玄目瞪口呆,他早曾听闻武翩跹是个大美女,但这瞬间还是给眼前的倾城丽色镇慑住了。
  她虽然无法同丽绝寰宇的小妖后相比,但却与飞萝不相上下,而且她们两个还有一点甚是相似,皆有说不尽的妩媚与妖娆,只不过飞萝妩媚多些,而这女子却是妖娆多些。
  武翩跹也在盯着他,眼中异彩涟涟,似乎有些诧异惊讶。
  「来啊,刺啊!」
  小玄怒喝。
  「你就是崔小玄?」
  武翩跹道。
  「是又怎样?」
  小玄瞪着她道。
  「那先唤我一声师伯吧,人家在三代弟子里边排第七,比你师父前面一点点。」
  武翩跹含笑道。
  「套什么近乎!你乃叛逃之徒,早非我教中之人!」
  小玄正气凛然道。
  「活……」
  武翩跹失笑道:「我不是教中之人了,那你又是么?我怎么听说你已给你师父赶出门墙啦?」
  小玄愣住,登时面色灰败意气概尽消。
  武翩跹含笑瞧着他,轻歎道:「看来此传非虚哩,唉,这下你我同为天涯沦落人,自当相惜相怜,不如你跟我走吧。」
  「跟你走?」
  小玄呆了一呆:「去哪?」
  「去一个很好玩的地方,你一定会喜欢的。」
  武翩跹道。
  水里的白眉翁忽然大叫:「莫要给她哄了!这妖女最会骗人!」
  「我干嘛要哄他哟!」
  武翩跹娇嗔,对小玄道:「你别听他乱说。」
  小玄道:「你用剑指着我,我又怎会认你这个师伯?」
  「如今你我皆非玄教中人,这个师伯认不认都无所谓啦。」
  武翩跹边说边收手,垂下了剑。
  陡闻小玄轻喝,炎龙鞭倏如火龙窜起,从四面八方扑噬向她。
  但这声威惊人的攻击嘎然而止,小玄握鞭的手凝停半空,一把黄金剑鞘的鞘尖正点在他的腕际。
  「小家伙,你哄我收剑哦。」
  武翩跹嘴角勾笑。
  小玄面红耳赤,好一会方道:「原来你心里边一直在提防我!」
  「幸好我提防你了。」
  武翩跹笑道。
  「你这样子,叫我如何敢跟你走?」
  小玄眨眨眼道。
  「那要怎样,你才肯跟我走?」
  武翩跹道。
  「我们各退三步,做好準备,光明正大地打一场,你赢了便我跟你走。」
  小玄道。
  「好。」
  武翩跹爽快地应,提步后退,方要踏上下一级石阶,便见焰光暴起,炎龙鞭疾捲而至,直奔她的下盘。
  原来小玄知她武技高的惊人,心忖常法肯定打不过,是以施以突袭。
  但这次又告失败,小玄狼狈万分地僵在石阶之上,攻也不得收也不成,因为黄金剑鞘的剑尖正点在他的眉心之上。
  「不是说各退三步么?你耍赖呦。」
  武翩跹道。
  怎么回事?小玄心中震惊,完全不明白为何自己在佔得先机的情况下还给瞬间制住,而且就连对方如何出招都没能看清。
  这女人的武技高得也太可怕了吧。
  「这叫兵不厌诈,难道你没听说过么?」
  小玄死撑着脸皮道。
  「脸皮还真够厚的,跟某人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
  武翩跹薄嗔,明玉似的靥上忽然泛起一抹难以察觉的红晕。
  「重新来,这次我绝不佔你便宜了。」
  小玄朗声道,彷彿这时给制住的是对方。
  「啪!」
  地声响,武翩跹用鞘尖在他额上轻敲了一记,收剑道:「来吧,小无赖。」
  小玄凝神静气,将离火真气源源不断地注入兵器,旋见八爪炎龙鞭喷出熊熊烈火,粗巨竟达尺余,威势异样骇人,心中又惊又喜:「我的真气竟然又强了许多啊!」
  武翩跹却垂着剑鞘,抬首望着从洞顶裂隙射入的一缕阳光,不知在想什么。
  「来了!」
  小玄大喝,挥鞭猛击,但见火龙疾窜,赤焰飞腾,谁知刚出半招,腹部已给黄金剑鞘抵住。
  「还打不打?」
  武翩跹问。
  「你……你到底使了什么妖法?」
  小玄张口结舌。
  「是武技。」
  武翩跹道。
  「我不信,天地间哪有这样的武技?」
  小玄摇头。
  「你知道小张太子么?」
  武翩跹问。
  「小张太子?大圣国师王菩萨的徒儿小张太子?」
  小玄道。
  「嗯,就是这个。」
  武翩跹点头。
  「当然知道,传闻他武技非凡,罕逢敌手,曾助其师收伏魔力广大的水母娘娘。」
  小玄道。
  武翩跹道:「当年他曾上凤凰崖,点名邀我比试武技,你猜他与我打了几合?」
  「你曾与他比试过武技?」
  小玄想想道:「如果只比武技,我猜你大概能撑住二、三十合吧?」
  「他在我手里只走了一合。」
  武翩跹淡淡道。
  小玄目瞪口呆。
  「所以你跟我打架没甚意思,再怎么耍滑使诈都赢不了的。」
  武翩跹道:「这就跟我走吧。」
  「不信!坚决不信!以小张太子的身手,怎么可能只在你手里走了一合?这个定是你吹牛的。」
  小玄大声道。
  武翩跹歎了一下,道:「好吧,再跟你玩一会,我出手慢些,让你瞧个清楚如何?」
  小玄挥鞭又击,这回果然瞧见了武翩跹出招,明明瞧得清清楚楚,然却仍旧一招便给制住。
  他只觉莫名其妙,一言不发继又重新发动进攻,可是任他倾尽全力费尽心思,始终都在武翩跹手里不出一合。常常似是武翩跹随意举剑等着,然后他就把自己的额头、眼睛、胸口、下腹……这些重要部位以不同的速度及角度乖乖地送上门去,如果武翩跹真要取他性命,恐怕早已死掉了百十次。
  小玄越打越心里毛,脾气几乎全给磨没了,忽然间对自己一直修习的武技完全丧失了信心。
  「笨蛋,你打不过她的!」
  白眉翁高声喝道。
  小玄蓦地惊省,收鞭止步,不再出击。
  「好啦,不玩了,这就跟我回去吧。」
  武翩跹柔声道,就像是姐姐在唤贪玩的弟弟回家。
  小玄只觉疲累之极,差点便想答应。
  「千万莫上她当,你上世遭难,里边就有这妖女的一份功劳!」
  白眉翁大叫。
  小玄一惊,猛地打了个寒战,突然想起飞萝说过如果自己给捉去凤凰崖,便会给人永世拘禁的话来。
  「别听他的,姐姐绝不会伤害你的。」
  武翩跹道。
  小玄退后一步。
  「这里不安全,眼下只有我才保得住你。」
  武翩跹继道。
  小玄一言不发,横鞭胸前。
  「清醒点,这妖女在哄你!快逃!」
  白眉翁又叫。
  「你信他还是信我?」
  武翩跹轻轻地歎了一下。
  小玄警惕地盯着她。
  「知道吗?」
  武翩跹迎着他的目光道:「这天地间谁都有可能害你,独我不会。」
  小玄脚下一跺,倏地朝后疾掠。
  「笨蛋!别跑呀。」
  武翩跹咬唇追来。
  眨眼间小玄已奔出洞口,真气涌处,几步就掠上了空中。
  此时的他真气充盈,飞在空中,只觉酣畅淋漓心旷神怡,比以前的陆地飞行术不知快了多少倍。
  但武翩跹如影随形地追来,不但没给落下,反而愈追愈近。
  「怎么办……」
  小玄心念电转,眼见很快就会给追上,突然默念禁咒,打开了如意宝囊,心念动处,一辆骷髅做成的车子飞了出来,他跨步跃上,骷髅车前已现出一条细小如蛇的骨头龙来,紧接着急速增长,数息间已暴成一条通体血赤长达三十余丈的巨大骨龙。
  武翩跹「咦」了一声,瞬给拉开距离。
  小玄心中大喜,朝骨龙呼道:「快跑快跑!能多快就跑多快!」
  飞了一阵,小玄转头望去,见武翩跹的身影已缩小成点,似乎放弃了追赶。
  「哈哈,这条龙果真好用,今儿又帮了我一个大忙。」
  小玄正在高兴,猛见一道绚丽彩虹弧空掠来,从他头上飞贯而过,不禁一呆,心诧道:「此时无风无雨,怎会无端端的就起了彩虹?」
  旋见彩虹弧掠而下,拦在前方,虹彩散处,现出个绝色美人来,不是武翩跹是谁。
  小玄惊愕,急御龙骨调头,朝另一个方向掠去。
  但彩虹再度掠至,依然拦在前方,武翩跹笑道:「过天虹一纵便有九千里,你这条骨头龙岂能快得过我。」
  果不其然,接下几次,小玄驭龙四窜,皆给她轻鬆拦住。
  「这条骨头龙还算不错,你若再要乱跑,我便把它拆了。」
  武翩跹威胁道。
  「天吶!怎么办?不知给她捉去会怎样?要是也把我关上一辈子就惨了!」
  小玄叫苦不迭,心念急转,突地灵光闪过,赶忙打开如意囊翻找起什么东西来。
  「再不停下,便休怪我不客气了!」
  武翩跹沉下了脸,手中的金鞘宝剑蓦地光芒大盛。
  「等等!」
  小玄叫道,竟然乖乖地御停了骨龙,朝她笑道:「好啦,我认栽,不跑了。」
  武翩跹收起彩虹向骷髅战车徐徐飞来。
  小玄笑吟吟地望她,好整以暇地靠在座背上,先前的惊慌已经无影无蹤。
  武翩跹疑惑地瞧着他,口中安抚道:「别怕,人家真的不会伤害你的。」
  「别再自我陶醉了好不好?圣爷爷什么时候怕过你啦。」
  小玄哂道,忽然抬手放指齿间,重重咬下。
  「你做什么?」
  武翩跹隐觉哪里不对,飞速陡提,身姿若舞地掠上了骷髅车。
  小玄将咬破的手指摁在一道银纹白底的符上,只见殷红的鲜血如滴入雪里般四下晕开,笑嘻嘻道:「咱们后会有期啦。」
  「这是什么符!」
  武翩跹轻喝,一爪扣住了他的肩膀。
  就在这时,小玄的身体突然匪夷所思地波动起来,如水蕩漾。
  武翩跹满脸诧色,手上忽感一虚,急将五指收紧,却仍捉了个空。
  骷髅战车上的小玄瞬已不见。
  武翩跹惊疑不定,足下一点,人已从骷髅战车上掠起,飞上更高处四下张望,但小玄就如给蒸发了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蹤。
  「笨蛋!」
  她咬牙切齿地从唇间迸出这两个字,面上怒色倏现,口中默颂了几句,旋见腰际的七彩罗带灼灼亮起,整个人化做了道彩虹朝迷林方向飞贯而去。
  ******那道符正是「相思」原来走投无路间,小玄突然记起了婀妍赠他的这道奇符,当即急找出来,在他滴血入符的剎那,心头倏地一悸,滋味真个有如情人相思。眨眼便陷入了一个奇怪的地方,各种梦幻似的绚丽色彩在周围诡异流蕩,只是一切都是模糊的无法瞧清的。
  最重要的是一直无法摆脱的武翩跹已经不见,小玄大喜:「适才她明明还抓着我肩膀的啊……这符果然奇妙!嗯嗯,危急之时用来逃跑还真不错!可惜只剩两道了……」
  他心头一鬆,不知怎么便想起了婀妍,眼前儘是她的娇颜俏貌,忽尔发现竟是思念之极,心中怦怦直跳:「当真要见着她了么?不知她现在怎样了?还待在那个满是奇禽怪兽的大山腹里么?这会儿她在做什么?点灵?吃饭?走路?还是在睡觉?」
  小玄胡思乱想,突地心头一蕩,啊呀叫道:「不会正在……正在沐浴吧……不会这么巧的吧……」
  想到这里,不禁眉花眼笑。
  「想起来……她的皮肤还真奇怪哩……那么透明的……」

  第八集:完)